追蹤
貓頭鷹研究資訊站
關於部落格
巢箱、鳥人與貓頭鷹--研究野生動物過程的點滴記錄
  • 6382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屏東科技大學校園鳥類資源介紹

曾翌碩
台中野鳥救傷保育學會 推廣教育組 組長
 
   坐落於屏東縣內埔鄉的屏東科技大學,東側遠眺北大武山,西側鳥瞰地勢平坦的高屏平原。佔地幅員遼闊,面積近300公頃,是國內少數以農業為主要核心的大專院校。校區內除了人工建物外,分別有牧場、實習苗圃、次生林和水生溼地等不同類型的環境棲地,因此孕育出多樣而具特色的自然資源,堪稱是全國生態最豐富的一所大專院校。
屏科大前身的屏東農專時代,一群熱愛賞鳥的學生在當時首開風氣之先,成立了南部第一個以觀察鳥類為主要宗旨的校園社團,早在墾丁國家公園成立之前,社團就已經積極投入宣導當地民眾停止獵殺紅尾伯勞(Lanius cristatus)和灰面鵟鷹(Buteo indicus)的生態保育工作。隨著時空的變遷,賞鳥社對於鳥類的熱情依然不曾減退,在歷屆社員的努力下,持續探索校園中鳥類的活動情形,除了一般常見種類外,陸續也發現許多令人驚嘆的珍稀種類。在成立迄今已滿三十週年的今日,特別整理歷年所累積的觀察資料,同時對於不確定的種類,也經由各種方式訪問到當時的發現者重新加以釐清,期望以最嚴謹的態度來確保資料的參考價值,也希望透過此篇文章,讓各界對於屏東科技大學內豐富的鳥類資源能有更深入的認識。
校園中鳥類主要出現的活動區域,依土地利用型態大致可區分為東側牧場草原區、西側由摩鹿加合歡(Albizzia falcate和香楠(Machilus zuihoensis為主要組成的人造、次生林混林區、北側低漥溼地(後改建為人工溼地)和其它散布在校園各處的系所實驗苗圃等地點。從1987年至2008年間,以目視、聲音、拾獲等方式記錄的結果,合計發現鳥類有18目49科181種。生態習性部份,則根據在校園內出現的活動情形予以分類整理,如后說明(表1)
校園中的鳥種組成情形
校園內終年可見的留鳥種類共計有67種,遷徒性過境鳥則有99種,另外還包括10種迷鳥和5種籠中逸鳥。依照保育等級程度區分,遊隼(Falco peregrinus)和黃鸝(Oriolus chinensis)等2種屬於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另外有彩鷸(Rostratula benghalensis)、環頸雉(Phasianus colchicus)、黃嘴角鴞(Otus spilocephalus)等多達31種珍貴稀有的二級保育類和麻鷺(Gorsachius goisagi)等4種其它應予保育的三級保育類。
民國八、九十年代,在許多民間社團的大力推廣下,國內賞鳥風氣開始興盛,參與的民眾普遍使用望遠鏡來進行更清楚的觀察,近年來隨著數位相機的普及化,許多透過高倍率鏡頭所拍攝的清晰作品在網路上廣為流傳,間接對於鳥類的生態習性和行為有了更進一步的深入認識。原本一些外觀上不易區別的相似種,藉由影像的即時記錄,再輔以相關參考資料加以佐証,大幅提高了物種的辨識的準確度。尤其是個性羞怯、動作敏捷的鶯科和鶇科鳥種,直到最近幾年我們才得以確切地掌握牠們在校園中的活動狀況。猛禽部份,由於日行性的種類大部份偏好在上升氣流旺盛的上午時段活動,因此觀察者往往需要通過烈日高溫的考驗和枯燥無趣的漫長等待,才有機會目睹到牠們在空中巡弋的英姿。靠著這些充滿活力、熱愛鳥類的學生們敏銳的觀察力與無止盡的好奇心,校園鳥類的出現記錄也因此逐年更為完整。
整體而言,屏科大校園鳥種組成與台灣其它地區相似,主要以秋冬季發現的鳥種數量最多,因為這段時間也是許多遷徒性候鳥抵達的季節,包括了中途經過或高空飛越的過境鳥和選擇停留在校區內度冬的冬候鳥,其中又以紅尾伯勞最具代表性。另外,也有一些原本棲息在中高海拔的留鳥,例如鴛鴦(Aix galericulata)和青背山雀(Parus monticolus)等,因為食物資源等因素,會從高海拔地區往下移動到低海拔地區活動,這種行為稱之為海拔降遷(altitudinal migration)所以,位處於平原地區的校園中,冬季偶爾也有機會目睹平常難得一見的山區鳥種。大致而言,夏季的校區鳥類資源最少,這個季節大部份的留鳥已進入繁殖育雛期間,表現的行為較為隱密,只有紅嘴黑鵯(Hypsipetes madagascariensis)、白環鸚嘴鵯(Spizixos semitorques)等常見留鳥和少數如燕鴴(Glareola maldivarus)、中杜鵑(Cuculus saturatus)等夏候鳥出現較為普遍。
校園中的代表性鳥種
在樹冠層間穿梭,顏色鮮豔奪目的黃鸝總是能夠讓人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屏東科技大學是全台已知少數幾個黃鸝最穩定出現的場所之一,每年均有穩定的繁殖情形(王邦文 1995;曾翌碩 1998)。從各地調查的記錄推測,黃鸝可能會根據周圍環境中存在的獵捕壓力和個體本身繁殖經驗來選擇合適的築巢地點,在非法獵捕壓力大的東部和南部地區,黃鸝偏好在高大而不易接近的樹冠中上層築巢;而在北部地區,巢位的高度則明顯較低(璩鴻賓 私人通訊)。早期校園中黃鸝都築巢於高大的摩鹿加合歡上,巢位與地面平均距離約10-25m,近年來隨著摩鹿加合歡陸續因為病蟲害和老化等天然因素傾倒而逐漸減少後,2005年也首次發現在香楠樹上築巢的情形(曾翌碩 未發表資料),巢位距離地表高度僅約4m。這種情形是個體本身適應環境的改變,還是校園的門禁管制阻止了外來的獵捕壓力仍不得而知,但不論如何,我們都得以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近距離欣賞到黃鸝優美的身影。除此之外,包括朱鸝(Oriolus trailli)、八色鳥(Pitta brachyura)、畫眉(Garrulax canorus)、大冠鷲(Chalcophaps indica)、鳳頭蒼鷹(Accipiter trivirgatus)、領角鴞(Otus lettia)等稀有的保育類鳥種在校園內持續也有穩定的繁殖記錄。
根據長期投入黑鳶(Milvus migrans)保育工作的沈振中指出,全台目前黑鳶已知數量僅存約200隻(沈振中 2000),早期校園內曾經就有單次高達31隻的出現記錄(涂匡正 1991)雖然大部份的黑鳶個體並不是終日停留在校園內活動,不過校園卻是提供黑鳶食物來源的重要場所。黑鳶最早主要聚集於西側的露天垃圾場,後來隨著垃圾場的關閉,出現的地點也轉移到東側牧場上空,特別是在牧草收割期間,甚至可以觀察到10-20隻黑鳶在天空來回盤旋,伺機捕捉收割過程中受到機具驚擾而暴露行蹤的小動物,形成另一種特殊的校園景觀。2005年,校園中首次傳出黑鳶繁殖的消息,隔年也觀察到2隻幼雛成功離巢(曾與李 2008)。
從位於食物鏈高階消費者的猛禽和獵捕壓力相當大的黃鸝在校園內均有穩定族群活動的情形顯示,屏科大校園存在,扮演了一個類似於生態島嶼的重要角色,讓原本棲息在屏東平原的野生動物,在面臨棲息地日益縮減或消失的情形下,能夠暫時提供一個得以喘息和安全不受打擾的庇護場所。
校園中的稀有鳥種記錄
坐落於山腳下的校園,歷年來也出現過不少罕見的種類,特別是在春秋鋒面過境和夏季颱風等異常氣候發生期間。1987年校內首次出現稀有的紅尾熱帶鳥(Phaethon rubricauda),1998年在學校附近也有長尾水薙鳥(Puffinus pacificus)的拾獲記錄(野保所標本館館藏)這些原本在海面上活動的海鳥究竟從何而來,令人好奇。位於南投集集的特有生物研究中心199011月象神颱風肆虐過後,陸續分別接獲民眾從各地送達合計22隻的大水薙鳥(Calonecrtris leucomelas),根據當時服務於野生動物急救站的黃俊陵醫師指出,這批水薙鳥經過仔細檢查,健康狀況大致良好,給予食物補充等待體力恢復後,選擇在中部濁水溪口進行野放,重獲自由的水薙鳥,在空中盤旋數圈,並未依原先所預期的向西進入台灣海峽,反而是不約而同地朝東飛行,最後消失在天際。其中1隻甚至在南投縣仁愛鄉又再度被發現。從牠們在世界上的地理分布位置和表現的行為推測,這些出現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上的大洋性海鳥,極有可能是原本在台灣東部或東南部海域上活動的族群,在海面上受到颱風旺盛氣流的影響,被迫隨著颱風的行進路徑而被帶離至相隔距離遙遠的陸地島嶼,最後因為體力不支或其它因素,才會出現在西部平原地區而被拾獲。
台灣出現的遷移性過境候鳥中,有一部份是沿著中央山脈兩側朝南北方向進行遷徒,這些種類在校園內出現的機會很高,除了像灰面鵟鷹(Buteo indicus)、赤腹鷹(Accipiter soloensis)等每年均穩定過境的種類外,其它包括有花雕(Aquila ckanga)、小天鵝(Cygnus Columbianus)、黃頸黑鷺(Ixobrychus flavicollis)、佛法僧(Eurystomus orientalis)、戴勝(Upupa epops)、地啄木(Jynx torquilla)和赤翡翠(Halcyon coromanda)等罕見鳥種,部份種類在校園內每年出現的情形並不固定,習性上屬於固定遷徒的候鳥或是偶然出現的迷鳥,可能仍然需要累積更多的資料才能定論。不過可以預期的,屏科大校園特殊的地理位置,未來仍然持續有增加鳥種新記錄的機會。
 
外來種的隱憂
外來種入侵的問題在世界各地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生態衝擊,台灣也不例外,從早期的調查資料顯示,紅領綠鸚鵡(Psittacula krameri)可能是最早在校園內出現的外來種(韓源,私人通訊)。在1980年代,民間飼養竉物的風氣盛行,大量的珍禽異獸也透過漁船等走私管道進入台灣。早期的社員回憶,1982年在高雄外海曾經有一艘滿載走私鳥類的漁船為了躲避查緝,將船上原本所載運的大批走私鳥禽丟棄,數百隻被放生的紅領錄鸚鵡從海面上進入高雄一帶的平原地區,甚至遠在內埔的甘蔗田間,在當時也可以見到許多以小群為單位的鸚鵡四處活動,進而危害農作物而引起相關單位的重視。這種人為因素大規模引入而在環境中出現的外來種,數量之多可能遠超過我們的想像程度,從同時期市場上主要販售的種類推測,今日在野外數量已相當驚人的八哥科鳥種,當年可能也是循著類似的方式,成功克服了環境的適應問題後,從此大量繁衍而擴散到全台各地。已在校園中形成穩定留鳥族群的外來種和台灣其它平原開發地區相似,以八哥科佔大部份,除了已知的白尾八哥(Acridotheres javanicus)、家八哥(Acridotheres tristis)等鳥種之外,栗尾椋鳥(Sturnus malabaricus)也有相當大的族群數量,本種自1997年在校園內已有目擊記錄(林信雄 1997),2000年觀察到利用小啄木(Dendrocopos canicapillus)或五色鳥(Megalaima oorti)所鑿出的樹洞作為繁殖育雛的場所,甚至在校園周圍的檳榔園內也有牠們的活動蹤跡(曾翌碩 未發表資料)。不過截至目前為止,仍未聽聞台灣其它地區傳出栗尾椋鳥大量出現的活動情形,未來是否會向外擴散到其它地區,造成其它原生鳥種的潛在威脅,仍然有必要進行長期性的監測工作。
其它未確認的種類
整理資料的過程中,不乏有許多礙於佐証資料不足或原始記錄遺失而無法查証的種類,其中包括有唐白鷺(Egretta eulophotes)、白琵鷺(Platalea leucorodia)和禿鷲(Aegypius monachus7種,建議列入應持續追蹤觀察的名單(表2),留待未來有更詳細的資料再加以補充。部份猛禽在校園內出現的狀況也有疑慮,由於校園周圍一直存在非法飼養猛禽的情形,少數人士甚至會利用學校場地進行放飛訓練,過程中不時也傳出逃逸的消息。已知圈養的種類包括了獵隼(Falco cherrug、栗翅鳶(Parabuteo unicinctus)、熊鷹(Spizaetus nipalensis)、金雕(Aquila chrysaetos、林雕(Ictinaetus malayensis)、黑肩鳶(Elanus caeruleus、大鵟(Buteo hemilasius和小隼(Microhierax 等,這些可能是經由走私或其它非自然方式引入的鳥種,慎重起見,暫時也不在本篇文章中作討論 

後記
回到屏科大校園舊地重遊,每次都能感受到細微和劇烈等不同程度的環境變化。最近幾年,校區內陸續出現許多嶄新的教學大樓,校園邊緣原本屬於荒地的領土,不知何故也突兀地出現許多規模不一的大小房舍,北側原本充滿草澤的天然濕地在人為力量的介入下,搖身一變成為景觀功能導向的人工湖泊。西側人跡罕至的次生林區,因為新開闢的健行步道,原有神秘的美感也不復見。校園中的野生動物因為1990年內埔校區的創立而免於遭受滅絕的命運,今日隨著學校發展的腳步也可能再度面臨消失的危機。在無法阻止開發的情況下,如何融入新的思維,讓野生動物與人類之間能夠取得適度的平衡,我們衷心期待未來在屏東科技大學校園中能夠看到另外一種新的局面。

致謝
感謝屏科大賞鳥社歷屆社員們在受訪期間分享寶貴資訊,韓源先生、李勝雲同學協助名錄校對和提供完整的私人觀察記錄,在此一併致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