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貓頭鷹研究資訊站
關於部落格
巢箱、鳥人與貓頭鷹--研究野生動物過程的點滴記錄
  • 6382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台灣南部地區東方草鴞/( Tyto longimembris )在育雛期間的食性記錄

摘要
東方草鴞在台灣地區為稀有的留鳥,主要分佈在台灣西南部低海拔地區。2003-2005年間在高雄縣燕巢鄉中寮山地區記錄到草鴞所使用的繁殖巢區。巢位出入口由植株平均高度較低(60-80cm)的白茅所組成,通道高度約為30cm,後方連接較高大(2-3m)之甜根子、五節芒等禾本科植物所組成的巢室,面積約為(180×130×90cm)。每窩幼雛數為2-3隻(N=3)。從巢區所拾獲的43顆食繭(2003-2004)分析結果,東方草鴞育雛期間的食物組成,其獵物組成以小型獸類為主,可辨識的種類及數量共計有鬼鼠(Bandicota indica)26隻、月鼠(Mus caroli )25隻、小黃腹鼠(Rattus losea)17隻,赤背條鼠(Apodemus agrarius)4隻和白齒鼩(Crocidura spp)4隻,鳥類1種紅鳩(Streptopelia tranquebarica)1隻,另外在巢區曾發現台灣野兔(Lepus sinesis formosus)幼體殘骸。
 
東方草鴞(Tyto longimembris)是華盛頓公約(CITES)中附錄Π及我國野生動物保育法列為珍貴稀有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本種分佈於東亞和澳洲,台灣地區為指名亞種(T.l. pithecops)(del Hoyo et al. 1999),屬於相當罕見的稀有留鳥(方 1999)。自1996-2005年間僅有49筆野外的發現記錄(表1)。其中46筆出現於嘉義縣以南至屏東縣之間的西南部低海拔地區,大部份紀錄來自於空軍基地內為防範鳥撞擊航空器所架設的霧網所意外捕獲。研究期間共計確認有7筆繁殖記錄,顯示草鴞在台灣的繁殖期間為10月至隔年3月,分別發現於台南和高雄縣境內丘陵地區。本研究在2003-2005年在高雄縣燕巢鄉中寮山地區連續記錄到草鴞所使用的繁殖巢區,現場環境為泥火山惡地形地質,地表植被幾乎均為白茅(Imperata cylindrica)、甜根子草(Saccharum spontaneum)和五節芒(Miscanthus floridulus)等優勢種類所組成的大片草生地。不同年間所發現東方草鴞於地表營巢區的位置雖略有變動,但是巢位周邊的環境特徵則大致相同,巢位出入口均為由植株平均高度較低(60-80cm)的白茅所組成,通道高度約為30cm,後方連接較高大(2-3m)之甜根子、五節芒等禾本科植物所組成的巢室。巢室面積約為(180×130×90cm)。繁殖期間雄鳥日間會在出入洞口擔任警戒,量測巢內一枚未受精卵的大小為(42.77mm×33.38mm),每窩幼雛數為2-3隻(N=3)。

        2003-2004年巢區所拾獲的43顆食繭進行內容物分析,利用獵物所殘留的頭骨、上下顎、鳥喙、昆蟲大顎等無法消化的構造作為種類鑑定和數量計算依據(Clark 1975; Yalden 2003),東方草鴞於育雛期間的食物組成,其獵物組成以小型獸類為主,可辨識的種類及數量共計有鬼鼠(Bandicota indica)26隻、月鼠(Mus caroli )25隻、小黃腹鼠(Rattus losea)17隻,赤背條鼠(Apodemus agrarius)4隻和白齒鼩(Crocidura spp)4隻,鳥類1種紅鳩(Streptopelia tranquebarica)1隻,另外在巢區曾發現台灣野兔(Lepus sinesis formosus)幼體殘骸。Bellocq(1998)指出倉鴞(Tyto alba)在繁殖期間受到能量需求增加的影響,會捕捉體型較大的獵物,同樣在草鴞食繭內鬼鼠和小黃腹鼠2種體型較大的獵物出現頻度也有較高的情形,分別為37.2%和51.2%。所捕食的鼠類獵物中以鬼鼠的體型最大,從食繭內鬼鼠下顎骨(N=12)中,91.7%為未成熟個體的情形推測,環境中經驗不足或發育尚未成熟的亞成鼠和幼鼠較容易遭到天敵的捕捉(Lay 1974)。另一方面,由於成熟鬼鼠的體重可達885g(鄭 1990),遠高於草鴞體重(425-550g)(N=6),因此獵物的體型會成為獵食者捕捉能力的限制因子(Rohner et al. 1995)。東方草鴞的繁殖區內,還有另外一種共域的短耳鴞(Asio flammeus),短耳鴞在台灣地區屬於冬候鳥(沙 1998),出現時間為9月至隔年4月;同樣以食繭分析其獵物組成,發現其獵物以小體型的月鼠和赤背條鼠佔大部份(曾 2005),這種食性的區隔可能是由於二者體型大小和能量需求差異所致,也間接避免了草鴞和短耳鴞這兩種共域物種在食物資源上所產生的重疉競爭。同樣的現象,表現在非洲草鴞(Tyto capensis)與體型較小的倉鴞所捕捉的獵物組成差異,在兩種共域的環境下,體型較大的鼠類只有在非洲草鴞的食繭內有出現(Happold and Happold 1986)。

 
引用文獻
方偉宏。1999。亞洲及台灣鳥類紅皮書。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沙謙中。1998。台灣溼地鳥的辨識。台北市野鳥學會。
曾翌碩。2005。福寶與鰲鼓地區台灣渡冬短耳鴞食性選擇。屏東科技大學碩士論文。
鄭錫奇。1990。鬼鼠之生殖與生態研究。國立台灣大學碩士論文。
Clark, R. J. 1975. A field study of the short-eared owl ( Asio flammeus) in North America. Wildlife Monographs 47: 1-67.
Bellocq, M. I. 1998. Prey selection by breeding and nonbreeding barn owls in Argentina. The Auk 115: 224-229.
del Hoyo, J., A. Elliott, and J. Sargatal. 1999. 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the world. Vol. 5. Barn-owls to Hummingbirds. Lynx Edicions, Barcelona.
Happold, D. C. D. and M. Happold. 1986. Small mammals of Zomba Plateau,Malawi,as assessed by their presence in pellets of the grass owl,Tyto capensis, and by live-trapping. African Journal of Ecology 24: 77-87.
Lay, D. M. 1974. Differential predation on gerbils(Meriones) by the little owl, Athene brahma. Journal of Mammalogy 55: 608-614.
Rohner, C., N. James, M. Joyce, F. I. Doyle, R. Boonstra. 1995. Northern Hawk-owls in the nearctic boreal forest: prey selection and population consequences of multiple prey cycles. The Condor 97: 208-220.
Yalden, D. W. 2003. The Analysis of Owl Pellets. Occasional Publication of Mammal Society, Lond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